您现在的位置:2020香港特马开奖查询 > 教学资源 > 精品课件 > 正文内容

“不是借钱老的名声炒作,只想与世人分享他的思想”【新商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6-05 浏览次数:

  “不是借钱老的名声炒作,只想与世人分享他的思想”【新商报】-大连理工新闻网
“不是借钱老的名声炒作,只想与世人分享他的思想”【新商报】 作者:single 来源: 时间:2009-11-03 08:38 刘则渊教授说,钱老无论是在做学问还是做人上均堪称世人典范,与钱老的沟通让他受益终生。记者张春雷摄 新商报记者徐阳 大连理工大学教授刘则渊10月31日晚上一宿没睡。他是当天下午听到钱学森去世的消息的,老人连夜翻箱倒柜地找出钱老给自己写的亲笔信,回忆着自己与钱老通信的种种,彻夜未眠。 昨天傍晚,记者在刘则渊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这15封珍贵的信笺。刘则渊把它们收藏在一个档案袋中,所有的信纸都被从信封中取出,按顺序夹在一个文件夹中。信都是用蓝色钢笔写在白色带暗条的信纸上,字迹干净整洁。“钱老一共给我写了二十多封信,现在能找到的只有这15封了。我俩虽然没见过面,可通过书信进行了不少学术探讨。”刘则渊说。 通过钱令希结缘钱学森 刘则渊给钱学森写的第一封信是在1982年3月。当时,清华大学、西安交大、华中工学院和大连工学院四校联合在大连举办有关系统方法学术研讨会。由于知道钱学森对系统科学有一定研究,并发表过相关学术论文,因此,刘则渊写了一封邀请信,请求跟钱学森交往密切的钱令希教授转交给钱学森。 不久,刘则渊就收到了来自钱学森的第一封亲笔信。“他在信中表示,他与清华大学自然辩证法教研室科学方法论小组经常讨论系统科学,小组成员十分熟悉自己的观点,他们已经决定参加这个研讨会,会把他的意见带到会上,况且,研究系统科学是他的业余工作,他不便因此离开北京,请我们能谅解。” 虽然没能请来钱学森,但能收到他的亲笔回信让刘则渊非常激动,字里行间表现出的平易近人鼓励刘则渊开始了与钱学森的“笔友”之路。 学术探讨直言不讳 1982年9月,刘则渊又给钱学森发了第二封信,信中就北京“四校三论研讨会”上有关“一论还是三论”的争论谈了自己的看法。钱学森回信表明自己的观点,“我认为系统论中应该包括控制和信息的概念,是‘一论’而不是‘三论’”。信的末尾,他还谦虚地写道:“以上有没有道理?请示。”而后来的很多封信中,钱学森在表明自己的看法之后,经常会谦虚地询问刘则渊有什么意见。 “大多数时候,我们俩会在某个问题上产生共鸣,当然,也会在个别问题上产生分歧。每当这时,钱老总是直言不讳,严肃地表明观点。”刘则渊找出一封1982年10月的来信,当时,两人正因为某个问题发生争论,只见信中写道:“……我希望您在批唯心的系统观和形而上学的系统观过程中建立辩证唯物的系统观。放手干吧!……不必争了,总之,我在做学问这个问题上,是主张单刀直入、直言不讳的,当然,在人的关系上,不要剑拔弩张,可以求同存异……” 淡泊名利婉拒作序 “钱老是一位淡泊名利的学者,我曾建议他把自己的文章出个集子,他却婉言谢绝。”信中钱学森是这样说的:“我对那种‘大力宣扬一番’的学风颇为反感,几年来出版社同志多次向我提出过出集子的事,我都婉谢了,这次也婉谢吧。”还有一回,刘则渊想请钱学森给自己的书作序,钱学森也婉言谢绝。 除了就一些学术问题进行探讨,刘则渊与钱学森还互相寄去自己的文章,请对方给予点评。 1983年4月8日,钱学森把自己还未发表的文章《关于思维科学》寄给了刘则渊。看到钱老如此重视自己的意见,刘则渊很兴奋,立即回了一封长信,写了很多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让我意外的是,钱老随后的来信说我的意见已被收到他的修改稿中,有些地方还像我建议的加了补充说明。后来我们就经常通信点评彼此的文章,给对方一些意见。” 160个字论述经济活动本质 最后一封来信是1998年3月21日,唯独这封信还被小心地珍藏在信封中。信中钱学森阐述了自己对当时流行的“知识经济”的看法。刘则渊甚至背出了信的内容:“毛泽东早在《实践论》就指出经济活动是改造客观世界,而改造客观世界必须有必要的对客观世界的主观认识,即知识,所以,经济活动自古以来就是‘知识经济’。而在今天,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以当今经济史‘科技经济’,不该用‘知识经济’。”刘则渊轻轻地抚着信纸说:“这封信太精彩了,从认识论角度分析了经济活动的本质,我数了一下只有160个字,却胜过当时许多著作的千言万语。” 刘则渊说,钱老有信必亲自回的做法深深感染了自己,在平日工作中,每有学生给自己发电子邮件,他都会认真回信。“作为一个学者,应该对年轻同志给予更多关心和鼓励,对他们的成长很有好处。” 末了,刘则渊小心地整理着这些珍贵的手稿,感慨地说:“这些信我珍藏了多年,这次还是第一回公开。以前不想别人说我借钱老的名声炒作,现在他人走了,把这些信公开出来,让大家分享钱老的思想,同时也是对他老人家一个悼念吧。”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